1 2 3

景区览胜

marketing

联系我们

地 址:柳江古镇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电 话:028-37526732

传 真:028-37526732

邮政编码:280534828

邮 箱:yangkaer@qq.com

烟雨柳江 多情柳江

如果不是因为滑翔,我也许这辈子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个柳江,我以为烟雨古镇只在江南。


我甚至不知道洪雅,也不知道眉山。


毕竟我与四川隔着一千好几百公里,开车一个白天开不到,在没有动车之前,坐火车到成都要20几个小时。


是飞伞之后才知道四川有一个玉屏山,隐约知道大概是在叫眉山还是洪雅的什么地方……


一直到那天下午从仁寿出发导航的时候,Tony说去县城住吧?


我看导航,咦,竟然是离一个古镇比较近,而且这名字也很好听,虽然洪雅也不错,但柳江听起来更浪漫啊。所以,当然是去古镇住啊!


在不久之前才来过玉屏的Tony大概是没有我这样的浪漫主义,上次他选择了洪雅县城。


所以旅伴的选择很重要,跟着我的方向走,很少会有令人失望的地方,因为我对发现美有天生的敏感啊……


而Tony又是一个特别随和的旅伴,怎样都好,非但不扫兴,并且一进镇就很高效率的选择了一家评分很高的古镇客栈,真让人省心。


到了古镇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天下着小雨。


安顿好之后,玉屏山基地的负责人,朱(由于他并没有给自己起个网名啥的,我又不习惯喊人总啊、老板啊,所以暂且就这么称呼吧),他刚好在镇上招待朋友,坚持叫我们过去一起吃饭,Tony节食减肥,所以就我自己去。


小雨中,漫步在桥上,那份对江南的感觉突然就涌上心头。


我对江南骨子里就有份很深的眷恋。江南有广义的、有狭义的。我老家是江苏常州,处于狭义江南的核心地带。


江南


却没想到,在距家千里之外的地方,遇到一个不是江南却胜似江南的地方。顿生亲切感。


我不认识朱,没有见过他,微信早已是好友。在我去年统计全国场地信息时,他向我提供了玉屏山的场地信息。当时与我联系的人很多,要处理的信息太多。所以我并没有时间过多去关注某一个场地或是单独就一个场地与人倾谈。


如果不是行前Pablo对我说,到了四川如果去柳江,代他向朱问好,他说朱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可能都不会想到要来柳江。


毕竟四川的场地那么多,其他场地的负责人我多半都熟悉,而朱虽然经营着这个场地,但好像并没有在伞圈很活跃,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会欢迎伞友去飞。


我对Pablo说:好,如果我去了柳江,那也是因你而去,我会为你送去问候。


旅途中我总是很随性,比如那年自驾环海岸线时,我会打开导航,把地图放大,咦,白犬山,我喜欢狗狗,那就设这个为目的地吧……狮子山?有个朋友昵称是狮子,那就狮子山吧……一旦一个地名与自己熟悉的人事产生了联系,它就有了温度。或是有了亲切之感或是令我绕道而行。


翻翻聊天记录,发现朱其实多次表示过欢迎我来玉屏的。


今天再翻记录,看到很早时候,朱竟然问过我一个问题:“江西是哪个省?”于是,我不知道洪雅、不知道眉山,就没有那么过分了吧!


昨天傍晚,我写了一段话:


在写完大坪之后,我就在想,我究竟是按顺序写仁寿还是先写柳江呢?


柳江我真的很喜欢,我想如果写的话标题就拟《柳江古镇与玉屏滑翔》吧,毕竟还是因为滑翔才去的啊,后来我又想先单独写写柳江,毕竟哪怕没有滑翔也值得一去啊,所以标题就拟《我真的很喜欢柳江》吧。


就像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一个喜欢的地方也会让你不时想起,我倒不一定会再去柳江,毕竟世界那么大,时间那么少,就像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要跟他在一起,时常想起,想起时心里头涌起一份美好的感觉,这也就够了。


本来说明天动笔吧,可又忍不住拿起手机翻翻随手拍的素材,还想起一本书,朱特意来酒店送给我的,我觉得我真不必要去看这本介绍洪雅的书,因为我自己感受就够了,可我还是把它带回来了,本来就嫌行李重,可毕竟是人家特意送过来,所以收拾行李时我还是装进了箱子里,就想说,以后出门在外谁也别给我什么有重量的东西,我是宁可多花2000块也要买一个只轻500克伞头的人,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想一想,我还是拿起了这本书,随手翻开,刚好是“柳江古镇 玉屏山”


……看与不看,凭心情…… 


柳江细雨



最终我还是把这本书看了一遍,就像喜欢一个人,就会愿意去了解他/她的方方面面。


书中有一段话,是一位作家在洪雅采风时说的,他说:柳江就是少了一个沈从文,如果有沈从文,有了人文底蕴,这里就是凤凰,而这里比凤凰漂亮多了。



我没有去过凤凰,但我的确去过很多古镇。


离开柳江的时候,我很是不舍。匆匆一瞥,留下难忘印象。


这一段话是我对柳江的告别:


真的超喜欢柳江古镇,下次一定还来!

一定还来!离开很是不舍得!

我去过的古镇不少,江南古镇游了又游,云南古镇也没少游,福建的、贵州的,各处的……柳江古镇真的太棒了。


因为我是来飞伞的,所以并没有完整的逛古镇的时间,但柳江就在那里坐落着,散发着她独特的魅力,对我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于是短短的两个晚上加一个半的白天,我想方设法的去领略了她的夜色之美、她的清晨之美,甚至放弃了飞行的机会,利用中午的时间,把前一天晚上及那一天早晨还没有走到的河畔去补走了一遍。只为留下相对完整的但其实也还只是粗浅的、大概的印象。


值得安慰的是,我比绝大多数的旅者幸运,我可以从空中俯瞰柳江。这样的角度千百年来,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到。



晨光中,我沿着河边走,看到背着书包的孩童跨过河床上的石墩桥来上学,我看到背着幼儿的母亲在过河;河边淘气的小狗见到我站在了桥上,打量着我,回头看看它的主人,等到过桥时,它兴奋极了,蹦蹦跳跳的就过了河,一看就是过河老手。相比之下,中午的时候我见到的另外一条也许是游客带来的小狗,就笨拙多了,走一步停一步,小心翼翼探着身子唯恐掉进了河里。



我一直走到了古镇的尽头,走上了一座跨河的大桥。站在桥上,可以看到这里是两河交汇处,古镇的北边。


柳江古镇名为柳江,但穿镇而过的河流并不叫柳江,内为杨村河,外为花溪河。


我是漫步杨村河畔,用晚、早、中三个时间段把杨村河畔的东岸与西岸都走马观花逛了一遍。


而Tony则是徒步花溪河,他从古镇外的玉屏基地的降落场(在花溪镇)出发沿着花溪河一直走,走到最后我开车接上他,我们一起看到了青衣江。


我喜欢看清山脉的走向,我喜欢弄懂河流的流向。这是属于大地的脉络。万川归海。


而飞伞之后更真切感受到天与地的联系。 Bruce Goldsmith的一句话很经典,他说:地面是一切故事的开始,云只是结尾。


每一朵云都不是孤立的,它是地球上水循环的有形结果。


所以他说:你的工作就是了解哪一股热气流对应的是哪一块云,并把这两个部分连接起来。



那天晚上,我坐在了河流中央的石墩上。


夜风有些微微的凉。岸边的灯光倒映在河面上,映衬出七彩的光,酒吧传来的歌声与鼓声仿佛是这流光的伴奏。而我,于嘈杂声中真切听到的却是流水之声。我的身后是我的过去,我的眼前是我的未来,而桥上的我就是我的此刻。


我想起Pablo曾对我说过一段话:


The problem with this world is, people rarely live present. That's why you love flying. Because up there nothing else matters. There is momentum and you. Past nor future doesn't matter. You don't think about it you just feel.

这个世界的问题是人们很少活在当下,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热爱飞行。因为在那上头,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只有你与飞行。过去与未来都无关紧要,不再思虑重重,只需感受此刻。


对于这段话,不能同意更多。



在我走上桥之前,收到Pablo的讯息,他问我是否还在柳江,我说是的,我很喜欢这里。他说他很想念朱,他说朱是少数的赢得了他尊重的中国人。我说朱跟我讲了关于他的一些风流韵事,感觉手机那头的Pablo几乎要跳起来了,他觉得有些冤。但最后,他还是说,尽管这样,他仍然很爱朱。


看来,这是一份真爱,跨越国界的情谊。Pablo说这是他与Peter在中国开始(工作)的地方。所以柳江对于他,有一份特别的意义与情感在其中。就好像初恋总是难忘一些。



写到上面的时候,被快递的电话打断了。收到了一份礼物,至今未曾见过面的朋友遥寄的心意,我沉浸在了关于他的种种回忆中,此刻才走出来。


看他对我说过许多良言,一如,Pablo也曾对我说过不少良言。这就是朋友的意义。


点燃朋友寄来的线香,青烟袅袅,一丝一线的轨迹并不相同,但最后都消散不见,正如尘世中的我们,各有各的活法,但最后都是殊途同归,凝望每一缕青烟,旋舞的轨迹都令我着迷,正如每个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


寄来线香的朋友曾说希望我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说一切当下都是幸福,他说希望有个人一直会在你身边陪你,守护你,我说我会陪着七天的。他说:你不算,她要有人牵着手,看彩虹,看夕阳。


看到他的这句话,我总会突然鼻头发酸。我觉得这对我而言,似乎很难实现。


倒是Pablo对我说的:


You can't change the past.  relying on the future is wrong. The only thing you can influence is your present.  

你不能改变过去,寄托未来也是不对的,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影响你的现在。


这个对我而言更容易做到,无数个美好快乐的瞬间,就能串起还算幸福的一生吧。



离开柳江的那个夜晚,我对一位朋友说,我真的很喜欢这里,希望有一天,可以一起再来柳江。他说这世界上还有更好的地方,他愿意与我同去。


只不知道这颗随手扔到未来的种子是否会有发芽开花的那一天(我知道那一刻他是想安慰我言语中那份淡淡的寂寥)



坐在河流中央,我的手机就快没电,我是个路痴,我担心手机关机后没有导航我会找不到回酒店的路。可是我还舍不得离开这夜色。就在此时,Tony问我在哪里?我仿佛遇到了救星,给他发了个位置,安心起身过桥走向对岸。


我告诉Tony,我在烟雨江南下等他。


我是走走停停到了这里,而径直过来的Tony很快就到了。偏偏此时朱说他到了酒店大堂,我只好匆匆赶回。


留下未曾走完的遗憾。



朱给我的第二天做了周到的安排:早上他先动力伞带我飞云海看贡嘎雪山与峨眉山,中午会有双人伞飞行员带我体验滑翔伞,让我专心致志从空中欣赏大地风景。



睡前,我记挂着当天早上起不来而错过的古镇晨景,特意设了闹钟。


古镇最有生活气息的时刻就是清晨,我曾有一次在上海凌晨三点起床开车赶往乌镇,只为看一看乌镇的一大早。太阳升高的时候,游客渐渐涌入,那份安宁的美好会被破坏。而古镇的夜晚,属于落寞的旅者或是寻找奇遇的游客。




相关内容: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返回顶部
分享到:
地 址:柳江古镇风景区管理委员会电 话:028-37526732传 真:028-37526732

柳江古镇旅游景区|柳江古镇官方旅游网|洪雅旅游网|景区旅游攻略咨询|柳江古镇景点|天气自驾游|洪雅瓦屋山 Copyright (c) 柳江古镇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QQ:280534828  蜀ICP备16021328号-1  京公网安备51011402000073号

Powered by CmsEasy